<dd id="9ijgv"></dd>

  • 明月鏡片IPO“不走心”:招股書接連現問題

    銷售費用猛增而營收、銷量不同步

    應收賬款高企下壞賬損失、壞賬準備合計已超2100萬元,最高相當于同期盈利70%的明月鏡片,在嚴肅而正式的IPO上還出現“不走心”——《大眾證券報》明鏡財經工作室記者發現,明月鏡片招股書中一處研發投入占營收比例的描述中,將年份搞錯,把不斷降低的研發占比“美化”成不斷提升;更令人費解的還有,2017年第五大客戶銷售額低于同年的第二大經銷商,然而該經銷商卻未出現在前五大客戶名單中。

    此外,在自身經營上,明月鏡片近3年銷售費用猛增1倍多,營收卻只增長不到30%,兩大主要產品銷量甚至整體下降,疊加部分主要產品平均售價起伏較大或者提價但銷量下降,折射出提價持續性待考和自身競爭力或有不足;而IPO核心募投項目為大幅擴張鏡片產能,也引發合理性、必要性擔憂。

    銷售費用猛增

    而營收、銷量不同步

    眼鏡鏡片是明月鏡片最為主要的產品,招股書稱,自設立以來,高度重視新產品、新技術、新工藝的開發與創新工作,并指出新產品的研發與推廣是發行人保持核心競爭力的重要保證。

    不過,2017-2019年,明月鏡片研發費用分別為1520.44萬元、1535.41萬元、1626.62萬元,研發投入金額只是小幅增長。而且,明月鏡片2017-2019年研發投入占營收比例還呈現持續下降的格局,分別為3.57%、3.01%、2.94%。

    與此同時,明月鏡片銷售費用金額和占營收比例卻雙雙持續顯著增長(見圖一)。招股書顯示,2017-2019年,明月鏡片銷售費用分別為4928.15萬元、7682.06萬元和10384.99萬元,占同期營收比例分別為11.56%、15.08%和18.80%;報告期內金額翻了一倍以上,營收占比也明顯上升。

    圖一

    明月鏡片銷售費用逐年增加,主要系加大廣告營銷及業務宣傳力度所致。查閱招股書可見,2017-2019年,明月鏡片廣告費分別為633.28萬元、2454.38萬元和4171.84萬元,占同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1.49%、4.82%和7.55%,整體增長6倍以上。同時,同期業務宣傳費分別為994.82萬元、1752.21萬元和1972.81萬元,占同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2.33%、3.44%和3.57%,整體增長接近1倍。

    合計來看,明月鏡片用于廣告宣傳的費用從2017年的1628.10萬元,猛增到2019年的6144.65萬元,累計增長277.41%,無論金額還是增幅,均遠遠超過研發投入。

    然而,明月鏡片報告期內銷售費用的大增,并未換來營收同樣的增長,核心產品的銷量甚至還有下降。2017-2019年,公司營收分別為4.26億元、5.09億元、5.53億元,營收累計增幅僅30%出頭,遠低于銷售費用尤其是廣告宣傳費用的增幅。而且,從明月鏡片核心產品鏡片的銷量看,2019年為3321萬片,不但明顯低于2018年的3851萬片,甚至還不如2017年的3544萬片。

    也就是說,明月鏡片2年里超過4500萬元的廣告宣傳費用增量,以及在此基礎上的5400萬元以上的銷售費用增量,換回來的是核心產品鏡片的銷量下降,公司營收只增加1.27億元。

    已上市、主營業務為眼鏡零售且沒有研發投入的博士眼鏡,廣告宣傳費用遠不及明月鏡片。博士眼鏡2019年財報顯示營收6.55億元,同比增長15.72%,超過明月鏡片1億元左右,雖然其銷售費用高達3.21億元,但絕大部分用于員工薪酬、門店租賃,廣告業務宣傳費只有294.81萬元,即便加上電商平臺及代運營費用963.57萬元,也不到1300萬元。

    因此,對于研發投入占比不斷下滑的明月鏡片而言,可能需要重新審視銷售費用尤其是廣告宣傳費用的使用效率和自身競爭力。

    主要產品未量價齊升

    記者注意到,明月鏡片在報告期內營收增長并不明顯而凈利潤增長可觀的原因,2018年主要受益于銷量增長,2019年則更得益于提價。

    查閱招股書發現,明月鏡片除了報告期內成鏡的銷量增長明顯,核心產品鏡片和另一主要產品鏡片原料銷量波動較大,2018年均有明顯增長,但鏡片2019年的銷量明顯低于2018年,也低于2017年;鏡片原料2019年銷量也低于2018年,較2017年也只增長20%多。

    不過,在明月鏡片2019年主要產品的平均售價方面,鏡片增長21%,鏡片原料增長超過11%、成鏡增長17%出頭。這意味著,明月鏡片在鏡片、鏡片原料等主要產品2019年的銷量增長低于2018年,疊加銷售費用明顯增長的情況下,當年主業利潤增長應得益于提價。

    2018年銷量明顯增長會否是明月鏡片宣傳廣告費用持續大幅增長帶來的良性作用?恐怕不是,因為明月鏡片2019年最主要產品銷量卻低于2018年。那么,2019年提價明顯,又是否顯示明月鏡片宣傳廣告費用不斷較大增長有助于價格持續向上?可能也不是,因為明月鏡片招股書還顯示,2018年主要產品中鏡片只提價9%出頭,鏡片原料提價不到1%,2019年提價顯著的成鏡,2018年時平均售價甚至下降21.32%。

    實際上,從2019年明月鏡片的鏡片、鏡片原料來看,平均售價提升但銷量卻下滑,2018年則是提價不明顯而銷量增長,都未出現量價齊升的更良性走勢,折射出產品或者品牌競爭力可能存在不足(見圖二)。

    圖二:明月鏡片招股書主要產品銷量截圖
    圖二:明月鏡片招股書主要產品平均售價截圖

    此外,明月鏡片2019年鏡片、鏡片原料這兩大主要產品銷量下滑背后,還暴露出產能利用率的問題。明月鏡片報告期內上述兩大主要產品的整體產能利用率,一個不高,一個甚至下降。2017-2019年,鏡片的產能利用率分別為95.72%、99.43%、83.02%,2019年明顯下降。鏡片原料的同期產能利用率分別為51.46%、59.42%、59.00%,不高且提升并不顯著,2019年也有下降。

    而此次IPO,明月鏡片擬募資5.68億元,核心募投項目為擴充鏡片產能。

    一是,擬用募資30042.80萬元投向高端樹脂鏡片擴產項目,根據招股書,將新增高端樹脂鏡片產能1650萬片/年,項目建設期24個月,預計投產首年達產70%,投產第二年達產90%,第三年全部達產,全部達產后年平均產值40841.90萬元。

    二是,擬用募資14086.43萬元投向常規樹脂鏡片擴產及技術升級項目,招股書顯示,將新增常規樹脂鏡片產能850萬片/年,項目建設期24個月,預計投產首年達產70%,投產第二年達產90%,第三年全部達產,全部達產后年平均產值18581.41萬元。

    也就是說,上述兩個項目2年后建成,明月鏡片的鏡片產能即會提升1750萬片,相當于2019年產量3197萬片的54.74%。以明月鏡片2017-2019年的鏡片銷量分別為3544萬片、3851萬片、3321萬片來看,時增時降,計算得知報告期內整體下降約6.29%,能否消化猛增的產能猶未可知。

    招股書出現兩處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謀求IPO的明月鏡片卻“不走心”——招股書出現兩處問題。首先,明月鏡片招股書中有一處描述研發投入占營收比例時,將年份搞錯,本來持續降低的研發占比“美化”成不斷提升(見圖三)。

    圖三:明月鏡片招股書中研發占比描述有問題的截圖
    圖三:明月鏡片招股書中研發占比正確描述的截圖

    明月鏡片招股書在“發行人技術與研發情況”中介紹:“公司重視自主研發的重要性,持續加大研發投入,報告期內,公司研發投入分別為1520.44萬元、1535.41萬元和1626.62萬元,占各期營業收入比例為2.94%、3.01%和3.57%?!?/p>

    從該介紹來看,明月鏡片研發投入占營收比例不斷提升,但實際上通過計算以及招股書其它地方的介紹來看,上述研發投入占營收比例對應的年份出現了錯誤——即占比按照2019年、2018年、2017年排列,而非2017年、2018年、2019年。

    明月鏡片在嚴肅、正式的IPO招股書中出現如此錯誤,著實令人大跌眼鏡。

    而對比明月鏡片2017年的前五大客戶和前五大經銷商數據,也能發現明顯存在問題。

    明月鏡片招股書顯示,同一控制企業合并后的2017年第五大客戶為江蘇海一比真光學鏡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一比真”),公司向其銷售528.33萬元(見圖四)。但在2017年前五大經銷商中,排第二的是深圳市和平光學眼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和平光學”),公司向其銷售540.43萬元(見圖五)。

    圖四:明月鏡片招股書2017年前五大客戶的截圖
    圖五:明月鏡片招股書2017年前五大經銷商的截圖

    企查查顯示,和平光學為個人獨資公司,唯一的股東控制的其它公司也非明月鏡片2017年前五大客戶中的其它四家。也就是說,如果明月鏡片招股書數據真實,那么和平光學的銷售額高于海一比真,應當為明月鏡片2017年的第五大客戶。

    可以對照的是,明月鏡片2017年第一大經銷商為銷售額1040.99萬元的鄭州市惠濟區明月眼鏡商行,其也是明月鏡片2017年的第四大客戶且銷售金額一致。銷售金額更高的和平光學為何未列入明月鏡片2017年前五大客戶名單,令人費解。

    就銷售費用尤其是廣告宣傳費用的費效比和自身競爭力,IPO大幅募投擴產的必要性和合理性,以及部分主要產品價格起伏較大和提價持續性,下降的研發占比描述成上升等相關問題,《大眾證券報》明鏡財經工作室記者致電并發出采訪函,截至發稿時,公司未回復。同時,對于招股書中出現的兩處問題,《大眾證券報》將繼續關注。

    記者 爾東

    編輯:newshoo
    现金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