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9ijgv"></dd>

  • 美老牌文化雜志:TikTok讓人們彼此共情,是對抗孤獨的一劑良方

    美國老牌文化雜志《Commentary》近日發表長篇評論,稱TikTok響應了人類對陪伴的基本需求,讓人們彼此共情,是對抗孤獨的一劑良方。在TikTok上,人們載歌載舞,自由創作,表達對生活的熱愛和對家庭的眷戀。如果說,上個世紀的美國流行文化被好萊塢大片所統治,那么TikTok上普通人的樂趣和創意就是新時代的社會風貌。

    TikTok在美國太受歡迎了。人們到底在TikTok上看什么?當然是看其他和自己一樣的普通人。他們唱歌跳舞,表演喜劇小品,直接對著鏡頭錄制搞笑自白,或者對口型表演其他人的視頻。他們會精心構思內容,比如把視頻的梗和某首流行歌曲的歌詞相結合。他們會一個人表演從日常生活中觀察到的幽默段子,類似于“朋友們!老媽有沒有這種讓你生無可戀的時候……”或者“高中運動員有五種類型……”

    TikTok里有各種各樣的舞蹈視頻,這類視頻被稱為“舞蹈挑戰”。人們一般獨自在房間里拍攝,有時也會和朋友一起,大家都非常喜歡跳舞。雖然人們參加這類挑戰的初衷是想讓自己看起來很酷,但呈現出的效果往往很搞笑,不過這也無傷大雅。

    正如經典青少年喜劇電影《浪漫千金》里所展現的那樣,年輕人永遠有著無窮的精力。TikTok是讓孩子們開心的俱樂部,他們會肆意歌舞,盡情歡笑。父母也有出鏡的時候,他們一般會參加表演舞蹈,或者出現在一些自白時刻,比如當孩子表示“老爸是我最好的朋友”時。和電影里的情節一樣,你還沒回過神來,所有人都跳進了泳池,放聲大笑,代溝在此時慢慢消失,大家還是幸福的一家人。

    如果說美國電影和音樂主宰了上個世紀的流行文化,那么在本世紀,TikTok上普通人展現出的樂趣和創意就代表著新時代的社會風貌,它讓人們透過鏡頭看到真實的美國家庭。

    TikTok的成功已經將受眾的視線轉向移動視頻娛樂,好萊塢當然不會錯失這個機會。今年4月,好萊塢資深人士Jeffrey Katzenberg和硅谷巨頭Meg Whitman聯合推出了一個名為Quibi的平臺,試圖填補TikTok在大明星和高制作水準方面的空白。

    Quibi專為手機平臺設計,提供短視頻內容。Quibi上有很多明星和劇本作品,也不乏有深度的內容。國際知名導演斯皮爾伯格為Quibi創作劇目,電影明星Liam Hemsworth則主演了一部動作冒險劇集。創始人融資18億美元,用于聘請明星和招募品牌商,希望打造一款超棒的應用。

    但Quibi失敗了。人們對這款應用并不熱衷,目前其活躍用戶不足200萬,沒有實現預計的訂閱收入。Quibi創始人當初在分析娛樂格局時可能是這么想的:“觀眾喜歡短的內容?那我們就給他們提供短的,只是我們的內容是好萊塢的風格!”

    但TikTok之所以受歡迎,與內容的時長沒有任何關系。年輕人喜歡TikTok,不是因為他們更喜歡短小的娛樂內容,也不是因為他們想找一種新的消遣形式。美國的年輕人以及其他各個年齡段的人,其實都不乏觀賞精彩劇情和大牌明星的渠道。

    年輕人之所以刷TikTok,是因為他們想看到同齡人。他們想知道有人與他們有同樣的感受,過著同樣的生活,以同樣的方式經歷著愛情和友誼。他們可以一邊刷著人們尬舞和自白的視頻,一邊想:“我家也有那樣的廚房,那樣的臥室,那樣的衛衣。我也有那樣的老媽。我應該是個正常人,我和其他人有著相同的感受?!? TikTok是娛樂,也是一個社區。而社區是一種更好的商業模式。

    TikTok響應了人類對陪伴的基本需求,這種需求甚至比娛樂、消遣或轉移注意力的需求更加深刻。TikTok告訴觀眾:“像你一樣的年輕人比比皆是?!彼菍构陋毜囊粍┝挤?。相比而言,Quibi只是一款流媒體服務應用而已。

    Quibi的幕后團隊曾經以為,只要他們打造出一個精致、光鮮版的TikTok,受眾就會很快轉向他們。他們的策略很簡單:用劇本和明星取代TikTok里人們自發創作的內容和“業余”的表演者。但這就好比你給孩子買了一個昂貴的玩具,把它裝在一個盒子里。結果孩子打開盒子,拿走玩具,玩起了盒子。(蘇城)

    編輯:newshoo
    现金捕鱼